一步一踌躇,默默竟无语

最近沉迷大三角

【叶周】叶修捡到一只小狐狸 中

本来想两发完结,为什么感觉三发也撸不完了呢嘤

继续OOC傻白甜

———————————————————

天上电闪雷鸣,炸亮半边天空的霹雳像是要把天破开一般,撒开爪子奔跑在森林里的白狐不停在高大的树木间左闪右避,不一会儿倾盆的雨泄下来,模糊了视线,蓬松的毛湿透了紧贴身上。一时不注意,被一根枯枝绊住身体甩了出去,在泥水里打了好几个滚,爪子也划破了。

小周趴在地上,左右看了看,瞅见了不远处一个小树洞,才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在雨势稍小的树冠下抖了抖毛,然后钻进了树洞蜷了起来,树洞很小,他得把尾巴卷到头顶上去。

江波涛抱着小周离开的时候怕伤到他,不敢使用移形之法,只敢低速御风飞行,他当时还为怀里的小家伙停下哭泣而松了一口气,哪里知道小家伙一路睁大了眼睛将沿途的形态暗暗记了下来。

小周被带回轮回族里之后一直装作虚弱无力,默默找寻着偷溜的机会。一开始照顾他的人看得很严,不过他身上毕竟还有着封灵术,又表现得很乖巧,大家就放松了警惕只想着逗他开心了,不想这看似无害的小家伙不动声色地回复着灵力,就这么着,四天后,小周终于瞅准了机会溜了出来。

封灵术的效果虽然有所减弱,每日能回复的灵力却是不多,小周只勉强找到了那座兔子形的山便枯竭从天上摔了下来,不过好歹找到了方向,接下来只要一路往南就好了,有灵力了就飞,有力气就跑,反正,就算爬他也是要爬回去的!

他答应了要让叶修吃掉的,虽然叶修不知道。可是叶修说过长大了就要有担当,不能像孩子一样耍赖,自己承诺的事必须做到!

小周在狂风骤雨电光霹雳中吸吸鼻子,将涌到眼眶里的泪珠忍下去,低头舔了舔流血的爪子。

不可怕,打雷一点也不可怕,我不饿也不冷,身上也不痛。刮风下雨算什么,要证明给叶修看我长大了,不是孩子了,回家以后叶修再也不能自作主张的把我送走了!

小周用大大的尾巴把两只耳朵盖住,带着四肢的酸痛和咕咕作响的肚子,睡着了。


王杰希是一头紫云豹,有着黑亮发紫的漂亮皮毛,矫健性感的身材,灵活优雅的四肢,如果是修为高超的妖兽还能看到在他身边不停飘荡的一朵朵小祥云,总之他无论是奔跑还是行走,都美得让人着迷!这一天的清晨,王杰希照旧出来散步,顺便巡视,这片微草森林是他的领地,他的责任就是保护这里所有的生灵不受伤害。不过对森林里其他的动物来说,这是它们每天最大的福利,试想清早起床,就可以看到他们的守护神杰希大大完美的身姿,要是站位好的话,或许还能得到杰希大大的惊鸿一瞥,啊,多么完美的一天啊。

雨后的森林弥漫着晨雾与草木泥土的清香,突然,王杰希闻到了一丝鲜血的味道,虽然他有一双不对称的眼睛,但他的鼻子非常的灵敏,顺着这一丝微弱的味道,走到了一个树洞前,树洞里有一个脏兮兮的毛团子正在瑟瑟发抖。

真可怜。

微草森林的动物们都知道,他们的守护神王杰希大大外形高冷其实心软得跟绒绒草似的,只要是在森林里落单的幼崽,都会被他捡回家里去养,于是,父爱泛滥的王杰希照例把泥团子叼了起来。

睡得正香的小周梦见自己正跟叶修一块泡在灵泉里头,泉水一荡一荡的,他扑腾着手脚想游到泉边去,怎么也游不动。

回头一看,叶修正一脸促狭的捏着他后颈的软肉呢。


一觉醒来,小周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温暖的山洞里,身下铺着干草,毛毛也雪白白的,爪子上的伤口糊上了草药。

这是哪儿?

“你醒了?”乔一帆高兴的说,然后把一只烤鸡和一碗水放到小周面前。

小周抬头确认了一下这个比他还小几岁的凡人小孩儿眼中并无恶意,就低头吃了起来。他本想道谢,又想起叶修说过凡人很脆弱,所以原形的时候不能跟他们说话,会把他们吓死!不是每个凡人都像喻文州一样奇怪的!

脆弱的凡人完全不知道对方的体贴,疑惑地问道:“你不用人形吃么,那样会方便很多的!”

小周警惕的抬头,弓起身体摆出防御的架势。

乔一帆连忙摆手:“你别担心我没有恶意的!是我师父救你回来的,他说你也是修仙者我才这么问的!”

小周想了想,开口道:“你师父,是什么人?”

乔一帆立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兴致勃勃的开始夸赞他的师父,“我师父叫王杰希,是很厉害的紫云豹,你知道什么是紫云豹么?是一种仙兽哦,一出生就比别人厉害!师父温柔又善良,微草森林里孤苦无依的幼崽都会被他带回来抚养。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微草森林么?因为这片森林里哪怕细微到一棵小草师父都一清二楚,他是我们大家的守护神。”

小周边撕咬烤鸡边听着小孩儿絮絮叨叨,心里有些怅然,这孩子长大了多半又是一个黄少天。

乔一帆天真地板着手指头数王杰希抚养的孩子们,什么金钱豹刘小别哥哥,花猫柳非姐姐,大黑熊许斌哥哥,说得最多的是一个叫高英杰的,据说跟王杰希一样是紫云豹,他是乔一帆最好的朋友。“师父带他们出去狩猎了,等会回来你就能看到了!”

小周慢条斯理的啃干净最后一根鸡骨头,决定满足一下对方的倾诉欲,“那你不去?”

乔一帆兴高采烈的脸一下耷拉下来,失落地说:“师父捡回来养的孩子里只有我一个是凡人,师父说我不需要学狩猎,我没有灵根无法修炼,迟早要回到人类居住的地方去的。可是我不想离开师父。。。”

小周听着觉得桥段怎么这么熟,想了想,勉强化出人形,从衣服里拉出一个小小的百宝袋,从里面拿出一颗如紫玉雕成的美丽仙草递给乔一帆。

“这是什么?”乔一帆好奇的问。

“筑灵草。”小周把袋子封好小心翼翼的收进衣服里头,又变回狐狸说:“凡人吃了,会结灵根,增百年寿。”

乔一帆一怔,随即不敢置信地捧着手中的仙草,心头涌上一阵狂喜,结结巴巴的说:“那,那我是不是,是不是,可以修仙了?不,不用离开师父?”

“那要看你自己。”小周舔着还有烤鸡味儿的手指头一本正经的照搬叶修教育莫笑山生灵的话,“修行没有捷径!”

“我明白!我一定会努力的!”乔一帆感觉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

小周以前辈的姿态拍了拍小孩儿的肩。


过了没多久,王杰希领着一群小动物回来了,大家都知道师父又捡回来一个小家伙,一路上没少摘个甜果子什么的招待他,只可惜师父说了那只漂亮的白狐不能留下来。

得知乔一帆获赠筑灵草王杰希很纠结,筑灵草这种东西他自然也有,之所以不给乔一帆便是怕这个死心眼的孩子不肯离开微草森林。王杰希养的这帮小灵兽已经意识到他们和乔一帆的不同,隐隐都有些排斥他,只有高英杰与他亲近,王杰希好几次看到高英杰不在的时候乔一帆便一个人缩在角落里孤单单的,他如今还小,想的不过是师父朋友,可等他再大一些想要成家生儿育女了该怎么办,到底人妖殊途。王杰希想过了,等他再长大一点,能照顾自己了,便把他送到凡人居住的地方去,有自己暗中帮衬,平平安安一辈子总是没有问题的,若他到时候仍想修仙,再给了筑灵草送到凡人修仙门派去也不迟。

没想到,这只无意中救回来的小家伙打乱了他的安排不说,还让乔一帆平白受了个大恩。

修行之人恩仇不报都是会影响道心稳固的大事,好在乔一帆还小也没有开始修行,报恩之事看他将来的造化吧。

王杰希虽然有些郁闷,不过人家到底是好心,何况看着那毛绒蓬松的大尾巴。。。也真是生不起气来,便维持着高冷的人形说“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如果能忽略掉他正给身旁的小老虎梳毛的动作的话,想必更有气势。

小周果断说出了莫笑山,王杰希便答应明天送他过去。小周高兴极了,将大尾巴乖巧的放到王杰希的腿上。

王杰希终于摸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尾巴,小周终于找到了回家的办法,双双满意地眯起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果然遵守诺言,在一群小动物不舍的目光中,抱着迫不及待的小周上路了。不到半天功夫,小周就远远看到了像一块澄净蓝水晶的蓝湖。

“黄少天看家严,湖上有禁制,我们绕个路。”王杰希平淡的说着从湖边飞过,风荡起了湖面的水纹,倏地从湖底快速出现一道黑影,轮廓越来越大,那影子快到湖面才隐隐透出金色,紧接着巨大的头颅破水而出,修长的身体紧跟其后,在天上遮天蔽日地盘旋两圈之后朝王杰希发出一声巨吼。

那竟是一条威风凛凛的五爪金龙!

金龙扬着高傲的头颅,吐出人言:“王杰希,你不好好呆在你的微草森林,来我的地盘做什么,是不是想打架?我告诉你打架你单枪匹马过来可是来错了,我跟文州从来都是一起上阵的,你敢来可别怪我们二打一啊!!”

小周耳朵抖了抖,这声音不是黄少天么?从王杰希怀里探出脑袋,瞅了瞅那条每一片龙鳞都闪闪发光一看就是经常保养的龙,没错,这一定黄少天!

他去跳龙门了么?

黄少天也认出了刚刚被王杰希的身体挡住的毛团子,顾不上跟王杰希挑衅了,立马化出人形落在他们面前,“小周你怎么跟他在一块,老叶不是说你回家了么?难道你离家出走被王杰希捡回去了,王杰希你捡小孩儿的习惯多少年了能不能改改?”

小周无言,猜得真准。。。

王杰希冷哼一声,木着脸说:“又没捡你鱼塘里的。”

“你敢说我大蓝湖是鱼塘?来战来战来战!看我不把你那身紫毛都揪下来!”

小周很无奈,他不想听这两个人拌嘴,他想回家!于是他从王杰希怀里呲溜窜了出去,一路向着熟悉的山林飞奔而去。

王杰希正想追,被黄少天缠住了。

“你别走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等会绝对不让文州招待你吃我们家种的灵果子,也别想带回去给你家那群小崽子吃!你看什么看莫笑山是老叶的地盘小周还能走丢了不成,你不说清楚别想脱身啊!三百年不来走动好不容易来一趟竟然连招呼都不跟我和文州打,不行不行没有办法做仙友了!”

王杰希扶额,三百年不来一趟果然是对的,黄少天这家伙再过几万年也还是神烦!


再说小周撒开四条腿欢快地跑上山,跟那天一样,刚到半路他就闻到了轮回族人的味道,奔跑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用更快的速度坚定的向前跑去。

此时屋子里叶修坐在榻上,对面是满脸内疚和担忧的江波涛,身后还站着个眉眼青嫩的年轻人。叶修不得不闭上眼才能压制住心中的愤怒,他想过小周会偷跑,可是他没想到轮回上下竟然看不住一个无法动用灵力的孩子!!!

小周从小在自己身边没有受过什么苦,被封灵后与肉体凡胎无异,若是遇到心怀叵测之人该怎么办?昨晚一场大雨,他可有瓦遮头么。。。

想到这些,他心头大恸元神巨震,只是一瞬之后面容便苍白如纸,隐隐泛起一层灰败之气。

江波涛大惊失色站起身来疾呼道:“莫笑君!”

心中更是悔恨不已,若是叶修出了什么事,让他如何向族长交代!

“无碍。”叶修摆摆手,“我已放出千机伞,小周体内有我本源之印,它能找到。”话音刚落叶修就感觉到千机伞回来了,并且越来越近。他心神一动赶紧冲到门前,两扇门一开,一道熟悉的白影用力扑进了他的怀里,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如同中了定身咒一动也不能动。

小周死死扒住叶修的脖子,扑过去的时候太过用力他前肢的伤口又裂开了,疼的他爪子一颤,反射性的弯曲了一下还未缩回便更用力的按了过去,两条后肢在叶修的肚子上扑腾了一阵终于踩住了腰带站稳了,小周赶紧把爪子深深的踩进去被腰带紧紧绑住,没有了掉落的危险他才慢悠悠地在叶修的颈边舔起了受伤的爪子。

元神受损,心邪入侵,此刻叶修脑中幻象纷杂,耳畔神鬼哭嚎。。。杀!杀!杀!神挡杀神,魔挡诛魔!眼前翻涌不休的血色几乎让他以为他回到了神魔大战之时,可是怀中柔软的身体让他压下了心中久违的杀伐戾气。神智回归,他如今手中拿的是伞不是矛,只是在凡间占山为王的区区散仙,有三五好友,和一只走丢了也会自己回家的傻狐狸,那些劳什子往事,有什么好想的!

叶修兜住怀里小家伙的屁股掂了掂,轻了不少,偏头一看原以为他会哭,竟然没有,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里全部都是回家的喜悦,他蹭了蹭叶修的脖子,用一种极其坚决的姿态对叶修说:“我不愿意走,你别想再让我走!”

叶修合拢手臂将他紧紧抱在怀里,他从未如此清晰的意识到。

小周长大了。

“嗯,你说不走就不走了。”叶修心头酸软一片,亲了亲他,抬头对江波涛说:“过段时间待我事了,必然亲自带他去轮回之境。”小周挣了挣,他又低头安抚道:“我们一块去,也一块回来。”

小周这才安心了,扭头朝江波涛小声说:“对不起。”

江波涛身后那名叫杜明的年轻人着急了想说些什么,却被江波涛拦住了,他不解地看着大长老应承下叶修的要求,然后拉着自己离开。

“我们的责任是守护族长,而不是管束他。”江波涛这样说。

他清晰的记得,小周在说对不起的时候,目光虽歉疚,却坚定如山。这一代的族长没有在族中长大虽然可惜,如今看来年纪虽小却已成器,真是可喜可贺。


叶修伤了元神,小周疲惫无力,两人相聚后的头一件事就是抱着睡了一觉,等到再醒来,天都黑了。

头先黄少天来挠了半天门也没能吵醒他俩,便气呼呼的走了。哼!亏得文州做了一大桌子菜原是想叫这两个蹭饭的,如今只能便宜王杰希一个人了。

叶修撑着头抚摸着小周光滑的皮毛,贱兮兮地说:“宝贝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先解封灵术!”小周摇着尾巴说。

等叶修解了术,小周立刻变回人形,从百宝袋里往外掏东西,一盘盘精美绝伦色香味具全的菜肴把桌子都铺满了,这都是在族里的时候族人给他准备的,偷跑的时候小周也没忘带上。

“你快尝尝!”小周亮着眼睛催促道,嘿嘿,往常都是叶修给他买吃的,他如今也能给叶修弄来吃的了。

叶修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伸手摸摸他尖了一些的下巴,明知故问道:“你带着这么多好吃的,怎么把自己饿瘦了?”

小周理所当然地说:“这是要给你吃的呀。”我怎么能偷吃呢?

叶修闭上眼叹息了一声,傻子。

两个人依偎在一块,你一口我一口的享受了这顿盛宴,叶修给小周擦了擦嘴问:“好吃么?”

一路吃得没停过嘴的小周想也没想就说:“没有你买的好吃!”

叶修失笑,山下小镇上只有三家饭馆,每家不过十一二道菜式,都是家常小菜,用料不讲究做法也不精细,再加上翻来覆去吃了十几年,单论口味跟这些珍馐美馔只怕没得比。可叶修知道,他家小周从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他若这么说,心里必是这么想。

吃饱喝足后小周不解地问:“叶修,你为什么要送我走?”

他听江波涛说过接受族长传承的事,可是既然叶修这次可以答应带自己一块过去再一块回来,之前为什么不行呢?他说待事了,是什么事?

“我感觉到近日我劫数将至,想让你出去避一避,恰巧轮回找上门来。”叶修坦白说。

小周听了很高兴,他知道叶修肯说便是真的将他当个大人了,于是用力抱住叶修的腰,挺着胸膛说:“我陪你,会努力保护你,不要再让我走。”虽然怎样他都会回来,可是还是会难过的呀。

叶修看着怀里一脸认真的小周,心跳得失去频率。

小周被叶修看得脸红心跳,眼神乱飘,然后停在叶修的嘴角,目光紧紧地黏住,身子越凑越近,伸长脖子在叶修嘴边仔细地舔了一圈。叶修下意识地正想跟上,小周却一脸餍足地收回了舌头说:“真好吃。”

叶修心想自己总算是熬到头了!

一看小周又捧起装麻辣鸡的盘子舔了一圈,直舔得光可鉴人,然后砸吧砸吧嘴,一脸意犹未尽地再次感叹了一声:“真好吃!”

叶修又笑又叹,也罢,来日方长。


十六年前叶修在山中捡了一只小狐狸,推算之下,小狐狸来历不凡之余,竟还与自己有一段天定姻缘。叶修又是好笑又是好奇,他向来肆意妄为惯了,便由着私心在他体内种下本源印抹去气息,累他与族人分离,皆因想与天命打个赌,看这小小的“童养媳”是否真能勾住自己。

呵呵,纵有翻天之力,敌不过一颗真心呐。

tbc

感觉在这里打End也不错,但是不吃到嘴我难受QAQ




















评论(17)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