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踌躇,默默竟无语

最近沉迷大三角

【叶周】叶修捡到一只小狐狸 上

懒得取名,先凑合用着。

散仙叶X狐仙周

心血来潮的OOC产物

--------------------------------------------

叶修捡到一只小狐狸。

纯白色的小狐狸只有巴掌大一团,尾巴倒占去了一半,瑟瑟发抖地挡住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被吧嗒吧嗒的泪珠沾湿了。

可怜劲儿的,叶修从尾巴后面翻出只小爪子,上头扎了根草刺,渗出的血珠子沾在皮毛上被舔得化开成粉红色。

“莫怕。”叶修施了个疗伤术,小爪子便恢复如常了,小狐狸湿漉漉的眼珠子顿了顿,知道是眼前这个笑得很好看的人类救了他,软乎乎的小团子直往他手心里蹭,发出“啾啾”的声音。

叶修当时就萌化了,竟有一种想要拐回家养的冲动。

不过他在这座莫笑山上修仙多年,山上的生灵都尊称他一声莫笑君,就这么昧下人家的孩子,只怕是不好,不好。

叶修抱着小狐狸,开始了寻亲之路。

莫笑山西面住有一族赤狐,数千年前就在此繁衍生栖,叶修就往那去。按说赤狐族是不该生下这只纯白雪狐的,说不定是来探亲的同族带来又大意跑丢的?叶修摸着软软毛皮,是越摸越不舍。

路上路过一颗红果树,小东西顿时攀着叶修手腕欢快地舔了几下,“咦,小东西饿了?”

指头大的果子小狐狸一口一个,叶修提溜着一串送到他嘴边,小东西吃了半串就不吃了,“怎么,饱了?”

小狐狸踮着后爪用两只前爪将剩下半串往叶修处推,小东西力气小,推得果子串一个晃荡,趔趄一下差点从叶修手掌上摔下来,叶修赶紧捞住,倒是明白这是让了半串给自己吃的意思。

这倒奇了,莫笑山上虽说灵气浓厚,但是动物在修行开智之前大多蠢钝,看这小东西没断奶的模样,竟有如此灵性。

修行之人最信一个缘字,叶修看着那双圆溜溜像在笑的眸子,便暗暗留了心。

叶修在山上称王称霸,不,是修仙问道这么多年,山里生灵谁看到他都发怵,毕竟莫笑君来转上一趟,他们总要少些家当,虽说大多是不值钱的吃食啥的,但是次数多了也心里打颤啊。

赤狐族族长赶紧查问过族中上下,具不知这雪狐由来,叶修假意遗憾,心里却乐开了花。

既然无人认领,那便是我的了!

赤狐族长奉上新摘的几篓果子,将这一仙一狐送了出去。

这小狐果真灵性,跟着叶修在山上住了四年,每日拿灵果喂养,与叶修一块在灵泉沐浴,贴着叶修的仙身睡觉,日夜吐纳修身,更别提每日睡前叶修还要给他渡一口仙气。

这日清晨醒来,叶修便发现怀里小狐狸不见了,倒有一个四岁模样,光溜溜,粉嫩嫩,白生生,精雕细琢的小娃娃。

小娃娃胖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仰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睁开眼一看叶修,咦,怎么叶修竟然小了许多?

习惯性地舔舔爪子,却舔到软乎乎的小手,顿时明白过来!

化形了!

“啾啾,啾啾!”

叶修,叶修!

叶修侧身支肘,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娃娃趴在床上“啾啾”来“啾啾”去的,笑咯咯往他怀里拱。叶修干脆躺平,让娃娃趴自己肚子上,教道:“小周来跟我念,叶—修。”

凡是天上地下有名有姓的生灵,姓名皆带有法力,与命数相连,不可分割,那日叶修怀疑这小狐生有灵性,便用了个血缘法术,只见他头顶显出一个金色的“周”字,叶修沉思片刻,往后便叫他小周。

叶修肚子上有一圈软肉,小周趴得舒服,不时还拿两只小胖手拍拍打打,那声音活像查看熟了与否的大西瓜,一边含糊着小嘴努力学那发音:“耶—啾—”

凡间婴孩大多两岁能言,小周自然不比他们差,只不过他刚化成人形还不习惯,没一会儿便也叫的顺溜了,“叶修”两个字叫得脆生生的,又甜又软又亲昵,喊得人心头发软。

小周化了形便不能每日拿那果子对付了,叶修抱着他下山去,在凡人集市上找了家饭馆,点了一桌子菜先瞧瞧他胃口,店家见有个小娃娃便特意将那菜特意做得清淡好入口,叶修每样夹了一口喂给他,加了葱花的吐出来,红烧的肘子吞下去,甜丝丝的菜苗嚼得开心,辣辣的白萝卜闻到就扭头,后来瞧见隔壁桌上红辣辣的鸡丁,怎么也挪不开眼睛了,哈喇子把嘴角都沾得晶莹莹的。

叶修明白了,狐狸爱吃鸡,倒是他粗心了。

又叫了份辣子鸡丁和黄焖鸡给小东西吃,自个儿夹了块鱼慢悠悠的嚼,修行到他这份上早已辟谷,不过叶修喜欢人间烟火的味道,倒是没有离了这口腹之欲的心思。

再瞧怀里的小娃娃,莲藕似的小手拈着鸡丁往嘴里一放,骨头都不带吐的,小嘴辣得红通通,也不见有难受的模样,叶修干脆施了个障眼法,任他吃去,也不怕旁人看见这娃娃匪夷所思的吃相。

爱吃鸡,这倒容易,下山一趟不过须臾之间,每日来买几道菜也不费事。叶修正打算着喂养之法,一股辣气就送到了嘴边,低头一看,原来小周拈着一块最嫩的鸡肉喂到嘴边了。

这孩子打小吃到了好东西总是不忘分给叶修一半,从不吃独食。

叶修大感贴心,牙齿一叼便将那块无骨鸡肉咬进嘴里,小周高兴得弯了眼睛,指头收回来含进嘴里舔了舔,将那红辣鲜的油汤舔了个干干净净。

吃饱喝足,又打包了两份当晚饭,叶修没有施法,抱着小周往山上走。

叶修在莫笑山上住了上千年,每隔百年到人间来换一幅皮相,他眼下这幅皮相在山下村镇刚用了二十来年,村民常见偶尔下山来采购些食物。村民大多淳朴热情,见这姓叶的青年抱了个粉雕玉琢的娃娃,便有些稀奇。

“叶小哥,这是你家娃娃?长得真俊哪,怎么跟年画上的金童子似的讨人喜欢!”

“叶小哥好福气啊!”

叶修有些得意,觉得跟夸自己没两样。

怀里小周似乎知道是在夸他,腼腆地将小脸藏进叶修怀里,叶修的手在他背上轻轻拍着,舒服得直哼哼。

虽然这里有好吃的,不过人太多了,又吵又燥,还是山上好,就他跟叶修两个,舒服又安静。

小周两只小手挂在叶修脖子上,催促道:“回—家。”

回家回家,泡澡澡,睡觉觉!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小胖娃娃长成了十三四岁的小小少年,手脚纤长,腰肢柔软,一头乌黑的长发长及腰际,每日醒来叶修都要花不少时间替他束发,镜子里的小脸比院子里的仙品昙花还好看几分,一梳梳不到尾,因为贪睡的小家伙紧紧地搂着叶修的腰,脸不时在小腹上蹭蹭,半睡半醒。

叶修没法子,干脆让人坐在怀里,巴掌大的小脸搁在颈边,毛茸茸的脑袋蹭得人心痒痒,要是梳的时候把他抱得紧了,还得挪挪屁股扭了扭腰。

叶修叹了口气,这日子没法过了!


这一日,隔壁邻居黄少天来串门,叶修把小周哄去外头玩,给黄少天泡了一壶灵泉水,再加两根自家种的小黄瓜。

黄少天跷着二郎腿,嘴里黄瓜嚼得嘎嘣脆:“本少难得来一次,竟然拿几根黄瓜打发我,你这人真是,啧啧啧!”

莫笑山下有个湖,湖水澄蓝终年仙雾缭绕不见边际,黄少天便是这蓝湖里一条金龙鱼,湖里水族都认他当老大。一天湖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叫喻文州的,每日举着鱼竿,钩些小鱼小虾的在湖边垂钓。这喻文州恒心倒是有,在湖边结了个草庐,一钓就是大半年,可他有个毛病,他手抖。

手一抖,连带着鱼竿也抖,有鱼没鱼他也不知道,反正一条鱼也没钓上来过。

鱼虾蟹们就去找黄少天告状了。

“老大老大,那凡人不怀好心,咱不就是想吃个鱼饵么,每次一咬上他就抖钩子,这半年来,湖里的孩子们嘴刮坏的也不知有多少!”

黄少天一听这还了得,就打算亲自去教训下这个敢欺负他小弟的人,他瞅准了鱼饵,连钩子带线一块咬住就往湖里拽,那力大得哟,喻文州立马知道来了条大鱼,也拉着鱼竿往上拽,一人一鱼就这么拉力。这个时候,喻文州手抖的毛病又犯了,黄少天正得力呢,突然感觉到那边力道一松,他一愣神,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那头又恢复了一股大力,喻文州就这么看着一条金灿灿的大鱼破水而出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甩到了自个儿脚下。

黄少天拍打着尾巴,呸呸两下把嘴里勾子吐出来,一股血腥味儿,他能把水草打结的灵活舌头都被勾破了,正待发怒,抬头就瞧见一个温和似仙的人在他鱼身前蹲下,眉眼弯弯地抚摸过他湿漉漉的鱼脊,“你真好看,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鱼!”

黄少天感觉被他摸过的地方都酥了,心里又麻又痒跟被小鱼苗们咬着玩似的。嘿!这凡人还挺有眼光的!本少就是这天底下最好看的鱼了!

就这么着,黄少天从蓝湖的老大被划为了喻文州的私人财产,再变为修仙道侣,说起来,这都已经是六百年前的事儿了!

黄少天砸吧砸吧嘴,把黄瓜蒂随手一扔,这灵泉浇灌的果蔬确实好吃,回头让文州也种些给他吃,哼!

“我说老叶,你们家小孩养得不错啊!”

“那是!”

“生而开灵智,四岁能化形,还姓周,这来头可了不得!你就一点不担心?”黄少天神秘兮兮地说。

叶修白了他一眼,嘲笑道:“担心什么?小周又没那手抖的毛病!”

“嘿!你别不识好人心!”黄少天蹦跶起来叉腰斥道:“我们家文州可有本事了,他都算到你家这小狐狸的来历是—”

叶修连忙施了个封口咒,黄少天嘴巴一闭,也想起文州的交代来了。

修行之人语带灵力,若是说出了口,必将对天地造化有所影响。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自个儿解了咒,也不敢再提小周身世,可他本是个闲不住的,没一会儿又笑嘻嘻地打听道:“我说老叶,你打算什么时候下嘴开吃啊?”

小周刚巧侍弄完仙草回来,在门外听到这句。

吃什么?叶修又弄好吃的了!

小周顿时心花怒放,叶修对他可好了总是弄好吃的给他,正要推门扑进去呢,就听叶修开口了。

“小周还这么小,叫哥怎么下得去嘴?”

晴天霹雳!


晚上吃饭的时候,小周化出原形,他现在已经不是巴掌大的小狐狸了,把尾巴圈上来,也能占一把椅子墩了。

叶修奇怪地问:“小周,怎么化原形了,吃饭可不方便啊!”

小周也不说话,就团在地上,好在地上纤尘不染,毛皮还是雪白雪白的。叶修哄了半天,也不能干饿着他,只好把红烧鸡丁一块块的夹到他跟前的碟子里,夹一块小周就吃一块。

往常小周总是要留一半给叶修,今晚都吃了大半了也不见停,吃着吃着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从眼睛里滚出来,一颗颗的顺着毛往下落。

“小周,这是怎么了?”叶修急了,赶紧把他抱进怀里拿仙术查看了半天,没病没痛,这眼泪也来得没头没脑。

小周边哭还边啃爪子里的鸡块,呜,他都没几两肉,叶修吃不饱,呜,他要多吃点,长胖了叶修才能放心吃。

呜,叶修对他这么好,给叶修吃了也没什么。

呜。

半大的小狐狸抽抽嗒嗒的,身体里突然出现了一红一蓝两团光,绕着身遭打转。

小周好奇地看着两团光,觉得很亲近,便忘了哭了,问叶修:“这是什么?”

叶修表情凝重,将他放在榻上,直起身长袖一挥,一把伞状法宝离体而出,向天旋转,越旋越大,旋出屋子,旋出山巅,最后竟比那天还要大,将莫笑山整个罩住,化作结界,一丝灵力也出不去。

小周见他神情忧虑,便乖巧地蹭过来,那一红一蓝两团光也遵循他的心意在叶修脸颊蹭了蹭,叶修露出些笑意,将他抱进怀里:“小周,这是你的内丹。”

小周懵懂年纪,却也知些常识,这世间灵兽精怪,凡修妖者体内都只能结出一个丹,怎么自己有两个?

叶修看他茫然的眸子,在他额上亲了亲,叹息道:“你不一样,小周,你是不一样的。。。”

每次叶修亲他,小周心里总是觉得喜悦无比,这次也一样,只是在喜悦之余,他懵懵懂懂地想,莫非就是因为自己不一样,所以叶修才要吃了他?

那自己一定很补呢,叶修吃了必然会有大大的好处。

小周暗下决心,要把自己好好喂大,好让叶修多得些好处!

这此后叶修果真发现小周有些不同了,从前给他喂食灵药花草,若是味道不好,必然撒娇不肯吃,现在再难吃也会闭着眼嚼下去了。

少年的身体抽条快,长到十六岁的模样,竟只比叶修矮半个头了。

叶修虽然觉得奇怪,可见他身体日益强健,灵根日益稳固,内丹蕴含的法力也喜人地稳步提升,便觉得大概是长大懂事了,也是好事。


这一日小周刚从药圃回来,离家不远便闻到好多股陌生味道,家里来人了,似乎还不少!

家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

小周心里生出一丝恐慌,忙往家里跑,房前果然围了好多人,一看见他就咧开嘴惊喜地亮了眼睛,小周来不及多想冲进房内,见到叶修好端端地坐着才松了一口气。

叶修接住扑到怀里来的人,叹了口气,伸手往他头顶乱了的发束摸了摸,“往后不能给你梳发了,可不能再这么毛毛躁躁。”

小周听了这话一时没懂,可那话里的不祥之意却是明明白白。

坐在不远处的一人起身朝小周一拜,恭敬地喊了一声“族长。”

小周只惶恐地看着叶修,想从他嘴里问明白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叶修扶着他的肩膀将他推开半分,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竟有一丝悲意,偏过头说:“自古有天狐一脉,天地间生而无双,万载一轮回。周,取自周而复始之意。”

小周听明白了,心中恐慌更甚,将他的袖子更加攥紧了些。

叶修平复片刻,指着对面广袖白袍的人给他说:“小周,这是你轮回一族的大长老江波涛,他来接你回去。”

小周湿了眼眶,倔强地攥紧他的袖子,抽噎着说:“不走,不离开叶修。”

他是叶修捡回来的,好不容易养大了,叶修还没吃他呢,他不能走。

这世上他只喜欢叶修一个人,就算是叶修要吃掉他,他也是乐意的,叶修把他吃掉,他就跟叶修融为一体了,也不算死别。可让他生离,绝对不行!

叶修心痛难当,手覆住用力到爆出青筋的白皙双手:“我早知你来历,却因着私心将你留下来,对不起。”

所以如今受这离别之苦,大抵是我的报应。

小周拼命摇头,攥住的袖子却被人一寸寸的拉走,他心里也像被一寸寸的撕裂了,袖子完全脱手的一刻,他扑过去搂住叶修的脖子,哭得说不出话,泪花顺着叶修脖子流进衣领里,沾湿了胸膛。

叶修闭上眼,强忍住酸胀,将怀中人变回原形,交到江波涛手里。

被抽去力气的白狐眼中不断涌出滚烫的泪,一声声虚弱的哀鸣,连江波涛都不忍再看。

叶修攥紧拳头,背过身,好一会儿发出一声平静冰冷的声音,“你们走吧。”


TBC



评论(22)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