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踌躇,默默竟无语

最近沉迷大三角

【叶周】跨年的正确方式

  跨年那晚阿冰问我玩不玩换装游戏,我问能不能脱裤子,她说不能,于是我自己脱!


   正文


  “叶修”砰砰两下敲门声。


  “门没锁!”电脑前面的男人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键盘。


  苏沐橙开门进来,笑眯眯地放下两包零食:“我和果果小柔一起上街去啦,你真的不去啊?一个人跨年多寂寞啊!”


  “去给你们当搬运工啊?还不如陪我荣耀女神。”叶修拉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


  “嘻嘻”苏沐橙拿食指戳戳他的脸:“欲求不满哟?叫你去找小周你又不去。”


  “呵,”叶修点开选手群界面,特别嘲讽地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示意她看:“你当哥是喻文州啊,两千一百公里说走就走的旅行,土豪就是烧!”


  【索克萨尔】

  明早去天安门看升旗,已成保留项目^_^


  下面一串的“秀分快烧烧烧”。


  “酸溜溜的,羡慕嫉妒恨了吧?”苏沐橙了然的拍了拍他肩膀。


  “别闹”叶修特别严肃打开她的手:“哥坐拥联盟第一脸,用得着羡慕一个手残一个大小眼?”


  “啧啧,我们出门吃大餐去,一个人在家可别哭哦~”


  “快走快走,长大了一点都不可爱!”


  话是这么说,可是等人一走,叶修还是拉出昨晚跟周泽楷的聊天记录看着叹了口气。

  

  【小周 】

   元旦不能一起了。。。


  【君莫笑】

   ???


  【小周】

   爸妈旅游。。。要陪#扁嘴


  【君莫笑】

   那没办法了哥不能跟岳父岳母争宠啊,你好好陪陪他们,玩开心点出门别老想着哥


  【小周】

   要想


  【小周】

   你也要


  【君莫笑】

   嗯嗯嗯,乖乖乖,想想想!


  叶修又叹了口气,顺带摁灭了烟头。


  光想有什么用啊,两个月没见了都能想出花来了!


  男朋友看不着摸不着也就算了,哥的机票只能返六折这么黑物价部门造么?


  “叮!”一声提示音响起,同时周泽楷的聊天框亮了起来。


  【小周】

   在家?


    显示是手机QQ登陆,叶修来不及多想,秒回了一句。


  【君莫笑】

   在俱乐部,小周在家?


  【小周】

   在外面。


  【小周】

   马上要回家。


  【君莫笑】

   哦。


  叶修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地摇摇头,刚刚有一刻他真的希望就像沐橙和云秀看的那些狗血剧一样,下一秒周泽楷就出现在自己门前。于是看到这一句仍旧有些淡淡的失落。


  大概真的是太想念了吧。


  恋爱拉低智商,半点也没说错。


  【君莫笑】

   小周是明天的飞机吧?


  【小周 】

   恩,中午的机票


  【君莫笑】

   那还可以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才好玩啊


  【小周 】

   呵。


  【君莫笑】

   哥说的话很好笑?


  【小周 】

   你说旅游,没发言权


  【君莫笑】

  。。。。。。


  【君莫笑】

   这还没出门呢就知道堵我了,出门一趟还得了?回来让哥好好调教调教你#酷


  【小周】

   好,你来。


  【君莫笑】

   别撩我啊,撩起火没人消


  【小周】

   我消。


  “砰砰”外头两声敲门声。


  【小周】

   开门。


  叶修愣了两秒,一挑五也不怵的反射神经在这会儿竟然有点短路,好半天才“卧槽”了一声小跑穿过客厅去开门。


  周泽楷穿着一身驼色的呢子外套站在外头,黑色休闲裤包裹的腿又长又瘦,线条漂亮地收在高帮靴里,一圈毛边的帽子毛绒绒地裹着他冻得有点红的脸,他拉下口罩朝叶修露出一个又(shan)乖(xia)又(gou)软(yan)的笑容:“接你回家了。”


  叶修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楼得死紧,深深吸了两口他身上的寒气,立马觉得气管堵得难受,连带着眼睛也涨涨的,含着嗓子说“大冷天躲外头聊QQ,手不打算要了啊?”


  “不冷。”周泽楷开心地蹭了蹭他,抬起两条手臂热乎乎地夹着他的脸:“暖宝宝。”


  “暖宝宝?”叶修关上门把他压墙上摁住了吧唧一口啃在嘴上:“你先给哥当一会儿暖宝宝。”说完环住他的腰温存地吻了上去。


  周泽楷回应着他缠绵的吻,尽职尽责地把自己贴近他怀里,情人的体温很快驱散了十二月的寒气,没一会儿贴紧的两个身体就热乎乎地更加不想分开。


  温热的唇舌勾缠着另一个人的,舌尖挑逗地舔舐上颚,这个位置入得很深,好在叶修的节奏放的轻柔,周泽楷并不觉得难受,只是身体越发软的像倒扣的蜂蜜罐子里,凝成了块儿往下坠,托都托不住。虽然节奏温柔,也渐渐气息不支起来,叶修的手臂从腰上滑到臀部托住了往上送,又吻了一会儿才慢慢放开他,俩人隔着帽子的毛边抵着额头笑,都不想动。


  周泽楷喘匀了气,推了推叶修的手臂:“先回家。”


  “哥还没审你呢!”叶修想起自个儿之前傻乎乎的失落劲儿:“心脏了啊周泽楷,跟哥玩儿起战术来了啊?知道废了我一张机票么?元旦机票多难买啊以哥的手速都差点跪了造么?”


  周泽楷的眼睛竲地亮了,“你要来找我?”


  叶修没脾气地啵儿了他一口:“高兴了吧?”


  周泽楷摇摇头,抬手搂着他脖子:“没说谎,明天从H市飞。”他拉下自己的帽子,贴着脸抱着叶修亲了下:“舍不得你,跨年一起。”


  “嗯,”叶修觉得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我媳妇儿真好,真知道心疼我!”调戏了两句,看小周红了耳朵,才见好就收道:“走,咱们回家。”


  他们俩的家就买在上林苑里头,几步路的行程,元旦小区路上没什么人,要不在家里要不上街跨年,俩人交握的手揣在叶修大衣口袋里,暖呼呼的。进了家门先开了空调,等暖气呼呼地往外吹了才剥了围巾脱了大衣。到这会儿叶修才掂了掂周泽楷提来的一只鼓囊囊的袋子:“就带这么点行李?”


  周泽楷看了一眼袋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脸:“不是行李,”他背过身把大衣挂衣帽架上,小声的一句差点被叶修漏过去:“圣诞礼物。”


  “哈?”叶修凑过去从后头搂着他,在后颈上落了一个吻:“不打算给你自己扎个蝴蝶结送给我?”


  “不送。”周泽楷转过身特别认真的说:“本来就是你的。”


  “嗯。”叶修笑叹了口气:“真好。”他没忍住又特别黏糊的亲了人好几口,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那让哥来拆礼物。”


  拉链拉开,露出红通通一片的布料,看着非常厚实。


  棉衣?


  叶修几下把塞得鼓囊囊的衣物扯出来,待看到全貌,彻底对自家无解的男朋友没了脾气。


  “小周?”他特别哭笑不得地拎起一个角:“你想玩换装play哥不介意,但是圣诞老人是不是太重口了点?”


  周泽楷窘迫地反驳道:“才不是!”


  “没胡子,不老!”他眨了眨眼睛期待地看着叶修,眼瞳里清澈地映出叶修的样子:“可爱,想看你穿。”


  他说的好有道理哥竟无法拒绝!


  叶修把一整套衣服拎拎清,发现这套圣诞装分四个部分,红色的套头卫衣一件,厚棉裤一条,巨宽的皮带一根,以及一件类似披肩的吊装短外套,长度堪堪到第一根肋骨的样子。


  袋子里另外还有一个小周买衣服的时候刷脸卡被售货小妹悄悄塞在袋子里的赠品——一个驯鹿头箍。


  叶修转过头把联盟第一脸上下打量了一下,那眼神太露骨,周泽楷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


  “退什么,过来穿给哥看看!”叶修朝他招招手,被坚定的拒绝了,周泽楷特别果断的说“给你买的,你穿!”


  叶修摸了摸嘴唇,一脸的不怀好意,嘴上却爽快得很:“好,哥穿!不过哥穿完了你也得穿,情侣装嘛对不对?”


  周泽楷还来不及反应就一套衣服俩人怎么穿,就见叶修飞快地把自个儿扒光了然后套上了那条棉裤子,死宅的皮肤白花花的,肚子看着也软软的特别好捏,让枪王大大有点跃跃欲试。


  但是紧跟着周泽楷就被一把拉过去几下扒得只剩一条黑色小内内,然后被空心套上了那件吊装外套,完了头上还被套上了驯鹿发箍。肩上两块小布片只堪堪遮住了肩膀和胸膛,两颗褐色的乳珠若隐若现地,他个高,长腿细腰翘臀,人鱼线收得尤其漂亮,红色的外套,黑色的内内,包裹得哪一块皮肤都是白净勾人。他这会儿都没反应过来呢,懵懵地看着叶修,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一双眼睛水润润地跟要被欺负哭了似的。


  真要命!


  叶修揉了一把脸。


  男朋友每天都丧心病狂的刷新可爱值清空我的血条怎么办?急!!!!在线等!!!


  这会儿把持得住就不是男人了,于是叶修二话不说打开控制技,双腿锁足,两手打出位移,将人压在床上动弹不得之后,贴着唇给了个晕眩大招。


  周泽楷终于明白过来了,含含糊糊的喊着“耍赖”,但是被连招锁定为时已晚。叶修把他从里到外吸允了一遍,抵着舌尖去舔他眼皮,薄薄的一层皮肉下不安份的滚动,被舔湿的睫毛贴在皮肤上,周泽楷紧闭着双眼不停地轻颤。


  叶修轻笑了一声,转移攻击目标去咬他耳朵,软乎乎的耳垂被虎牙叼着轻柔地碾磨,低沉的嗓音带着笑意的颤动贴着耳廓响起:“谁耍赖了,哥不是穿了?小周要是不满意一会儿哥就脱了,别急啊。还是说?”他的手挑逗地下移,顺着后腰的沟线往内裤里走,哑着嗓子吐出下一句:“枪王大大想亲手给哥脱么?”


  周泽楷猛地把他掀开反客为主地跨坐在他腰两边,尚带着情欲朦胧的双眼一瞬间凌厉地直射,双手往叶修裤腰上一拽:“就脱!”


  “哟”叶修乐了,特别受用的打开双手一副任君施为的样子:“枪王大大派新年福利啦,来来来!”


  眼看是骑虎难下,好在周泽楷也不是矫情的人,虽然平时一向是叶修主导情事,他天性更加腼腆,但是该主动的时候也不含糊,看着叶修挑衅的双眼,毫不示弱地连着叶修的内裤一块拽到底扔地上,扶着半勃的小小修低头舔了舔头部,然后含了进去。


  唔!


  叶修紧了紧手掌,气息一瞬间乱了。他撑着手肘半抬起身体,看着周泽楷微微皱着眉头埋首在他胯间,细长的手指虚握着紫红的柱身,鼓着脸颊不断做着吞咽的动作,他的动作轻柔又小心,唇舌温暖又柔软,自己的东西舒服得像埋进天鹅绒里,周泽楷的手指往下试探着移动了一下,探入球部间的缝隙轻微的刮搔,酥痒的刺激之后紧接着便是一个深喉,叶修被急剧的快感刺激得抬头轻喘的一刻,清晰地看到他的眉头不适地紧皱在一起,赶紧深吸了口气克制着扣住他的肩膀将人推开。


  周泽楷嘴边还沾着一圈亮晶晶的口水和体液,脸颊酸痛的闭不起来,他喘了两口,向叶修安抚地摇了摇头示意,又低下头想继续。


  叶修连忙给阻止了,搂着人温情满满的亲了亲,给他揉了揉脸:“不舒服就别做了,怎么这么较真。”


  “舒服啊,”周泽楷笑着回味了一下叶修刚刚深喉那一下脸上享受满足的神情,手指顺着叶修的眼描摹了一下:“眼睛都眯起来了。”


  “嗯,特别舒服,不过有一下就够了!”叶修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么认真,还这么乖,被欺负了也不会叫疼:“把你弄难受了心疼的还不是哥!你舍得我心疼啊?”


  周泽楷顺着他的话头笑得特别暖:“不舍得。”再加会心一击:“最喜欢你了。”


  卒!


  窗外渐渐开始响起烟花的炸响,一声一声热闹得不行,五颜六色的花火将寒冷的户外也衬得热火朝天,房间里更是温暖如春,空调外加双十一老板娘团购来的加湿器都在一丝不苟的工作着。叶修搂着跨坐腰侧的周泽楷,在漫天烟花声中将自己一寸一寸地埋入那个温暖之处,恋人的身体毫无保留的朝他开打,热情地包裹着他。他环着周泽楷的腰身不让他身体软下,肩背绷得直直的,手肘撑在他肩上借力,这个姿势让周泽楷的两颗乳珠仿佛主动送到叶修嘴边一般,而叶修也从善如流地将之含住。


  “哥是不是特别人生赢家。。。”


  “别的圣诞老人都赶着驯鹿给人送礼物,哥收礼物还能操驯鹿。。。”


  “小驯鹿,舒不舒服?唔一定舒服,都不出声了是不是?哥也很舒服。。。”  


  “小周低头给哥摸摸鹿角啊,躲什么!越躲下面咬得越厉害。。。”


  下身缓缓地向上顶弄,节奏虽慢却连绵不绝,身体内部的敏感处被不断攻击,耳边还有各种垃圾话,周泽楷早无招架之力,腰部软的像陷进蚕丝被一样无力,偏偏叶修紧紧托着不让他动,无人看顾的小小周高高翘起顶在叶修的喉结处,被叶修玩弄小乳珠的动作带动,在他的皮肤上不断留下涂抹的湿痕。


  周泽楷耻的不行,被玩弄乳珠不是第一次,但是这一次叶修的头藏在圣诞外套下,只看得到黑色的半个后脑勺。他感受的到胸前传来的酥痒却看不到动作,再加上身体里不断作乱的那根东西,简直无措得想要哭出来。


  故意的!


  这个人总是喜欢这样欺负他,可是还是好喜欢,每时每刻都觉得比上一刻更喜欢他。


  叶修。


  周泽楷脖颈高高扬起,闭上双眼动情的喘息,脑子里不可抑制的去联想衣服下面叶修的动作,牙齿咬住硬挺的颗粒碾磨拉扯,薄唇含住周围的一圈大力的吸允,过了一会儿嘴唇离开到另一颗,舌尖绕着乳珠一圈圈打转,将两边都舔得湿湿的满是情色的狼藉。。。。。。然后顺势而下,一路舔过肋骨落到圆圆的肚脐,灵活的舌头像交媾一样伸进小洞里,配合着身下加速的律动,淫靡的水声上下都在啧啧作响!


  “别弄了。”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向他求饶,腰部用力下坠深深的吞下叶修的全部,以逃离之前窘迫的姿势,红润的双唇紧跟着凑上前含住叶修的下唇讨好的吸允,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上身贴合得密不可分,后穴乖巧的收缩着。


  叶修勾着嘴角收下了这一波福利,联盟公认最漂亮的双手顺着恋人的腰线往上深入到被外套遮挡住的蝴蝶骨,一对骨骼在柔腻的肌肤下振翅欲飞。


  真漂亮,不管看多少次,这个人也是这样美好又漂亮,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让他心动欲醉。


  远处跨年的大钟猛地响起,漫天的烟花一瞬间炸开,叶修看到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几下,却听不清说了什么,不过没关系,他在震耳欲聋的烟花声钟贴近恋人的耳边无声地说:新年快乐,我爱你!


  说完便是坏笑着一下重重的操弄,周泽楷的身体教他顶得一颤,一声“我也是”不待出声就吞了回去,随后在一波一波快速深入的连击中彻底丧失了踪影。


  只愿每一年的今晚,都能在你身边,对你说一句。


  新年快乐。


  

END


本来是立志要撸够一大锅肉QAQ结果打下第一个“乳珠”的时候搜狗赐给我一头“乳猪”,凌晨作业的单身狗瞬间觉得好饿而且败兴!瞬间我就萎了!于是出来的只有这么半软不硬的肉了嘤嘤嘤

   


  


  


  


评论(1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