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踌躇,默默竟无语

最近沉迷大三角

[喻王]告白

爪机战通宵的人诡异地打出了叶王标题只好删帖重来简直虐cry

打了一堆蛇精病的通宵亢奋病语也不想重来了〒_〒

关键是大眼生贺!!!!

说好的给你打破分手魔咒!!!

看我看我 (>^ω^<)

———————————————————

喻文州和王杰希是从第六赛季开始的,新鲜出炉的冠军队长对刚被打破蝉联的对家队长说,和我在一起吧。

唯有拿到这个冠军才有资格向前辈告白呢,一脸温和的青年这样说。

回想起来,似乎还只是昨天发生的事,然而实际是已经将近三年,而这段感情也似乎快要到尽头。

王杰希是个极其认真而有责任感的男人,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他作为微草队长的身份上。

最开始两人都觉得异地恋并不是问题,他们有共同的爱好,相同的身份与责任,双方又都是理智的人,尽管聚少离多,然而也应该可以走下去,他们这样相似。

终究是有不像的。

喻文州希望与恋人有更多的情感交流,然而魔术师在这种普通人的情感上却常常显得迟钝和些许笨拙。

微草工作最忙的时候,喻文州甚至有半个月不曾收到短信回复。

他也是人,虽然喜欢,却终究会累。

“我们分开一阵子吧,让彼此都冷静一下。”喻文州对着电话如是说,心里却想:现在与分开又有什么不一样呢。

王杰希听着电话那头疲倦低颓的声音,沉默了很久。

“为什么?”

那边自嘲地笑了一声,“王杰希,除了微草你还爱什么?”

“喻文州!”

喻文州愣了一下,这是他第一次听王杰希用这样严厉地包含怒气的声音叫他的名字。平日他总是克制的,云淡风轻的,听不出喜怒。

王杰希几乎难以控制一瞬间沸腾的情绪,喻文州的控诉让他觉得愤怒,他这样地猜度他的感情,肆意的将他定罪并驱逐,然而他那自嘲疲惫的语气又让他觉得欠悔和心疼。

他可以理智地分析出自己此刻复杂情绪的来由和成分,却无法将其排解,最终他只是捧着手机,字字清晰地对他说,“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你明知道的!”

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样的,曾经喜欢的明明就是这样的我的,如今却变成了我的过错么?

这通电话最终以沉默告终,谁也没有先说出那两个字。

他们太久没有沟通和交流,可笑的是,正是这通险些断绝了以后所有沟通交流可能性的电话给了两人些许启示,对方的话语长久飘荡在心头,这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时间匆匆而过,两人再次相见是在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之夜。

入席时两人目光曾有过短暂交流,尚还来不及仔细解读其中的情绪便很快被话唠搭档和小徒弟拉走。

当喻文州察觉王杰希与高英杰PK意图的时候心中五味陈杂,却又无比清明,他起身向抓起高英杰手臂高高举起的恋人送上掌声,心中无比地确定:他喜欢的就是这个人。

才华横溢却不问荣辱,只是默然地用肩膀撑起自己认定的荣耀,即使是以灵魂为养分,以身体为砾石!

他终于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只是亲密的话语紧贴的身躯,更重要的是与他携手同行让这背影不再孤独,成为彼此的荣耀!

多么可笑,他得到了独一无二的魔术师,却渴望一份泯然于众的爱情。


散场的时候喻文州想去找他,告诉他自己心里的话,然而仅仅是一会儿的功夫微草一行人便不见了踪影,无奈的看着身前今天也过于活泼的搭档,蓝雨队长觉得so sad!

等他回到酒店接到短信的时候还以为在做梦,然而当他裹着厚厚的围巾下楼的时候站在花坛后面的人的确是王杰希没错。

王杰希穿着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戴着去年自己送他的藏蓝色围巾,羽绒服的帽子包裹着被围巾遮住半张脸的脑袋,看起来与街上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喻文州知道他是不一样的。

他们走近了之后王杰希很快对着他皱了皱眉,“怎么不带手套?”

这句责问十分直接,好像喻文州并不是他冷战许久的恋人而只是他手下一个不懂得爱惜身体的队员。

他握住喻文州的手放入口袋的动作却是温柔而珍重的,像是对待一件无比珍贵的易碎品。

喻文州微笑着任他将自己拉到无人处。

酒店的花园布置得十分别致,在这样的冬天却没有人有这样的性质出来吹风赏月。

那月亮极亮,将树影打得斑驳而缠绵,将眼前的人的目光映得亮如繁星。

喻文州隐约猜到王杰希要说什么,可是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王杰希的开头显然不在他意料之中。

他说了许许多多微草的事,他说了微草的过去与肩负的未来,说他的担忧与期望,说老搭档与小徒弟……

喻文州没有打断他,一直静静地听下去。

王杰希说了许久,最后他说:“我一直追求并承担着微草的荣耀,我将竭尽全力让它继续闪耀与传承下去,无论以什么方式。”

喻文州几乎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束。

然而很快一双手掌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双臂,那是不该由眼前这个人使出的力道,重且沉,传达出紧张失措的信号。

紧张失措的王杰希,这可是难得一见了。喻文州连忙收回有点走神的思绪,克制住咧嘴的欲望,尽量严肃地面对眼前的人。

“喻文州”,他说:“英杰已经渐渐成长起来了,他进步很快,也很努力,我相信他会成为微草的未来。如果不出意外,也许三年之后我就会将这份责任交给他,到时候……到时候……”

王杰希紧皱了下眉头,但随即就松开,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自然,目光却坚定:“我知道我并非一个合格的恋人,但是如果你愿意,我将在退役以后将你视为我为之努力的荣耀,我将竭尽所能争取与你走的更远,无论以什么方式。”说完这一段,他终于像卸下心头巨力一般松弛下来,轻声问了一句:“你愿意么?”

喻文州叹了口气,在他看似冷静实则有些揣揣的目光中将人紧紧抱住。

“这真是,最让我无法拒绝的告白。”

他也是人,终究会累,然而因着相爱,疲惫过后依然可以以这爱意为食,补足体力继续上路。

并不怕累,怕的,不过是不再爱了。

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END






(>^ω^<)并不是!

王杰希在第十二个赛季退役,微草已然走出了失去他的阵痛,即使是没有魔术师上场也能够靠自己的实力打出精彩的比赛,高英杰依旧腼腆,但是在台上也开始绽放出新一任微草当家的自信色彩。

他离开B城的事没有和任何人说,同样到达G市的事也并没有通知喻文州,蓝雨最近很忙,他知道的。

到达两人居住的房子时里面漆黑一片,空气倒是十分清新,显然另一个主人不在的时候也并没有受到冷落。

王杰希推开卧室的门,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却看见那个此时并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静悄悄地躺在床上。

轻轻按下了床头灯,柔和的灯光打在恋人酣睡的脸,喻文州侧躺着,一只手搭在胸前,另一只手平伸在空着的另一个枕头边,那是王杰希睡得位置,他总是喜欢让他枕在手臂上,即使王杰希说过很多次这样也许会压迫到血管。

反正我是手残呀,喻文州笑说。

蹲在床边静静看了一会儿,王杰希走去洗手间将自己洗去一身旅途的尘气换上舒适的睡衣,他并没有太过急躁地做这一切,仍是一如往常的步调。

直到将一切都打理好,才静悄悄地关掉灯,爬上床,然后轻轻地拉起喻文州搭在胸前的那只手,绕过自己的肋下,环抱在身前,他枕着喻文州的手臂,背对着他,将自己缓缓,缓缓地埋入这个怀抱。

他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仅仅是依靠他退役的猜测,便准备了一个怀抱给他。

在飞机上他辗转反侧,一颗心几乎分成两半,一半紧紧地系着微草系着荣耀系着长达十年的职业生涯,一半却大声叫他不要再想要往前看。

那些焦虑痛苦与茫然无措,在这个怀抱里终于得以一点一点蒸发,取而代之的是无比踏实与甜美的情意。

身后的人动了动,手臂缓缓加力,贴合着的身体紧实地覆上,王杰希也挪动着身体将自己往他送得更近,近一些,再近一些,直至心脏的跳动同步,蜷曲的双腿变成完全一致的角度,直至这密不可分的力道甚至让肋骨隐隐作痛。

没有关系。

王杰希拉住喻文州的手,在无名指上烙下虔诚的吻。

没有关系,我们彼此相爱。


END

这次是真的 (>^ω^<)!

评论(2)
热度(55)